首页经验分享

儿时的年味只能回味,只觉年味已淡

排位目录2021-02-16 21:40:58 62

又是一年春节过,感受当下,更回味儿时。

依稀记得,儿时的年味,贴对联、呷砧板肉,放鞭炮,走外婆家┉┉

腊月二十九,爸爸除了杀鸡外,就是把请人写好的对联贴到木房门边的板子上,尽管是用米粑粑涂的满门框都是,有时还是粘不牢,因为那里有一层烟熏过后的尘扬,写的什么,记忆里没有存档,也许是当时还识不了那么多字的缘由吧!只记得对门松经理的门上有一首:大事头脑清醒;小事尽管糊涂,横批:糊涂仙舍。那时应该是懂事了,能理解其中诙谐之意而记住了吧。

砧板肉的香,回味至今,大年三十的早上,天还没亮。我们兄妹也是早早的起床,母亲提着那四方煤油灯盏,照着爸爸从那铁炉锅里捞出那一块瘦肉最多的腊肉和鸡,到堂屋里敬献神灵之后,在那一块很厚的四方砧板上,切一坨分成薄薄的几片,先让公公和嗯妈尝尝,还细细问上一句:“老母亲,咸吗?”,嗯妈的回答每年都一样:“合适,合适”,然后给我们兄妹每人一块,我把它含在嘴里,不嚼也能渗出满口的香,直到爸爸把砧板上的余油用蒜沫撸掉,我还舍不得吞下,为的是,咽下的口水里仍有余香,那个嚼,就像今天的口香糖。

新年初一的早晨,天也还没亮,爸爸从火炉上的楼顶取下那“千子条”,记得是 从阴铺里叫度伯伯家里买来的,自己制作的那种没有包装的鞭炮,买回时爸爸还数过了:“说好一千,怎么就少了二十个呢?”他放下含在口中的喇叭筒,小心翼翼的拆开,挂在门口的那棵桃树上点燃,那时不是现在的电光炮,但爆破时发出的光,一闪一闪也能分辨出贴在门上的对联那么红的样,也就一两分钟响完,我和弟妹们争着去捡那些没响的哑炮,只听爸爸和爷爷在说“今年的炮响的好,只是买的快引哦!”。

初一崽,初二郎,拜年的时间不用约定,就这么习惯成自然。母亲把年前就准备好的印子粑、面条、糖包还有腊肉装进两个竹篮,印子粑的中间点上一点红色,面条和糖包贴上一张红纸,约模一指半宽,小心翼翼的装,一遍一遍的的数:“大外婆四对、大舅四对┉┉”,再盖上一块毛巾。爸爸担着篮子,妈妈拉扯着我们,兄妹一路戏耍,走上外婆家中,爸爸不时回过头来喊:“快滴行,慢姐外婆屋里舞狮子勾行瓜哩哦”┉┉

如今,年还在,人安在,只觉年味已淡,七彩年货里,再也找不到儿时的味!


标签: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等内容均为作者提供、网友推荐、互联网整理而来,仅供学习参考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/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将相关证明发送邮件至 www@pwm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随机快审展示 刷新 快审榜
加入快审,优先展示

加入VIP

发表评论

  • * 评论内容:
  •  

精彩评论

  • 无任何评论信息!